长一

又被自己丑哭了 哎

在最美的年纪 我怎么那么丑 很难过想把自己藏起来

难以想象 第一次有男孩子唱歌给我听 心里苏苏的 这究竟是草莓晶显灵还是一个陷阱降临

看见了轮廓就当做全宇宙 老毛病了 死性不改 得改的 知道了吗

连社团都不愿意参加的人 有什么资格遇见一万种可能的美好
这句那么绝对的话 是我对自己说的
大概是在这种全新的原始环境中 一个人性格的强大作用在默默决定着一切
可能 未来我还会继续孤独 或者更加孤独下去吧

把自己当成病人 一切戒律都可以坦然接受了